人員甄別欄目合作狐說西游分數引擎網站地圖
                  首頁>新要聞>中國“蝶后” 薪火相傳
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“蝶后” 薪火相傳

                  2021-09-20 10:46:17作者/來源:光明網-《光明日報》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光明日報記者 黃小異 王東

                    19日,第十四屆全運會游泳比賽在西安奧體中心游泳跳水館正式拉開帷幕。上午舉行的女子100米蝶泳預賽,上演了“蝶后”的交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拿到秩序單時,我們看到一個久違的名字——陸瀅,倫敦奧運會女子100米蝶泳銀牌得主。32歲的陸瀅是參加本屆賽事游泳項目中最年長的運動員,而且是一位媽媽選手。盡管已經離開一線隊將近四年,經歷了結婚、生女,但陸瀅依然選擇了重回泳池。這位老將把復出的目標定為能夠參加今秋的陜西全運會,她準備為家鄉上海隊再拼搏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2.jpg

                  9月19日,鐵人三項混合接力決賽上,山東隊選手譚釗沖過終點。新華社記者 陶亮攝
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全運會預賽,陸瀅第四組出場。在這場和“00后”們的比拼中,雖然最后1分02秒96的成績和她個人56秒87的“巔峰時期”有一些距離,小組第9的成績也沒能讓她更進一步,但此時沒人會苛責這位挑戰自我的老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混合采訪區,陸瀅遇到了她的同門師妹、東京奧運會女子200米蝶泳冠軍張雨霏。張雨霏等在那里,和陸瀅親密地合影留念!瓣憺]姐作為老隊員,而且是本次游泳比賽年紀最大的運動員,跟我一起游同一個項目,我有點感動,可能到了下一屆的時候我也是像她這樣的老運動員了。老運動員參賽更多的是把精神傳遞給后面的小運動員,希望后面的人不放棄,讓中國游泳更加輝煌!睆堄牿f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雨霏雖然年輕,卻已經參加了三屆全運會。2013年遼寧全運會上,她就和陸瀅、劉子歌、焦劉洋一起參加100米蝶泳決賽。那一年,陸瀅拿下冠軍,劉子歌和焦劉洋分列二、三名。那場比賽會聚了中國四位“蝶后”,如今,只留下了陸瀅和張雨霏在西安完成“交棒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老將挑戰年齡,而作為中國游泳隊中堅力量的張雨霏,在挑戰自己新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9日晚,在比完女子100米蝶泳半決賽后,張雨霏帶著習慣性的笑容出現在采訪區。談到自己成為奧運冠軍之后的變化,張雨霏說:“感覺變了好多,一開始覺得自己就是一位普通的運動員,但隨著大家找我做各種事情,才意識到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由著性子來了,要格外注意自己的言行!睆堄牿談到了現場觀眾為自己助威的感受,“大家在呼喚我的名字時,我還有些緊張,與東京奧運會不一樣!

                    本屆全運會她一人身兼八項,這意味著接下來七天的比賽,張雨霏每天都會出場。而八項比賽每項都需要經歷預賽、半決賽和決賽三次出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從東京回到國內,繼而轉戰全運會,張雨霏與參加奧運會的大多數運動員一樣在連軸轉,她自己也承認現在很累!拔冶緛硪詾樾菹芍芫涂梢曰謴蜖顟B了,但其實不是這樣,確實感到了疲憊!睆堄牿f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張雨霏很幸運,進入國家隊先后經歷了三位蝶泳名帥的打磨,包括劉子歌的教練金煒、焦劉洋的教練劉海濤和陸瀅的教練崔登榮,2018年后她一直跟隨崔登榮。崔登榮虛心好學,善于捕捉世界先進技術和訓練信息,對她進行了技術和體能改造,陪伴她熬過了陣痛和起伏,終于在2019年年底冬訓開始見到了質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崔登榮“不走尋常路”的訓練思路下,張雨霏以100米速度刺激200米距離,同時發展蝶泳運動員的必修課——50米和100米自由泳,直到新技術鞏固后再穩步發展200米。張雨霏自己也說,此前幾年斷斷續續跟著外教,直到備戰東京奧運會,由于疫情原因需要封閉訓練,她認真跟著崔登榮的思路踏實訓練,也相信教練,直到2021年才重新開始接觸200米,終于脫胎換骨,破繭成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破繭成蝶背后終究是她自己的不懈努力,翻開張雨霏的參賽履歷表,我們發現她總是“能者多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0年參加江蘇省運動會時,張雨霏參加6個項目,收獲2金3銀1銅;進入省隊三年后入選國家隊,2014年她參加南京青奧會,收獲4金2銀;2015年喀山世錦賽奪得女子200米蝶泳銅牌,2分06秒51的成績打破女子青年世界紀錄,同時還在4×200米自由泳接力再得一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每一天都當新的一天去游,力氣用光了就再充電!碑攩柤耙獏⒓影隧棻荣惖母惺,她表現出慣有的樂觀,但我們能聽出這背后的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蝶后”終會老去,但對自我的挑戰讓“蝶后”永遠年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光明日報》( 2021年09月20日 04版)


                  [編輯:李璐    審核:曹艷平]
                  光大彩票